疫情過後的機械製造業:遭用工荒與裁員潮雙麵夾擊

2020-02-21 11:56:47 aipaae 204
        2月10日,在複工第一天,新潮傳媒突然宣布:裁員500人!引起業內不小的轟動。據悉,除了湖北地區外,疫情新增確診病例已連降16天。在疫情逐漸得以緩解的當下,大部分互聯網科技公司已全麵線上複工,生產企業部分核心生產線全線複工,但還有部分企業線下業務緊縮、現金流吃緊,甚至麵臨倒閉風險。
 
  因為疫情,不少商家感受到了壓力:一方麵不能及時開業,沒有營業收入,另一方麵則還要給員工開工資以及繳納一些稅費等,所以不少行業大佬紛紛叫苦。對於員工而言,需要工作來維持生活來源。對於因這次疫情拖垮的企業,正為企業繼續運轉的現金流而發愁。因此,通常企業會采取裁員這種方式自救。甚至,有的企業已經做好了員工去仲裁就宣告破產的準備。
 
  多重壓力,機械製造業受疫情重創
 
  “通知:假期延遲到2月2日;通知:假期延遲到2月10日;通知:假期延遲到2月17日;通知:公司沒有了,不用回來了。”這一疫情期間大家解悶兒的小段子,如今,正在成為現實。
 
  近日,清華北大聯合對995家中小企業,針對此次疫情展開調研。其中包括企業現金可維持的時間、收入下降幅度、成本支付壓力等。調查結果顯示,85%的企業現金流難以維持三個月以上,隻有9.96%的企業能維持到6個月以上。其中58.05%的企業,在2020年營業收入下降超過20%以上,29.58%的企業下降幅度超過50%。
 
  據了解,有些企業將2020年的工作目標從“完成多少銷量的訂單、開拓多少地區的市場、突破多少的任務”等雄心壯誌變成了簡單的“活著”。
 
  相比可以遠程在家辦公的互聯網公司,對於製造業企業來說,這次疫情帶來的創傷更大。製造業正麵臨勞動力短缺、需求疲軟、貿易萎縮等諸多挑戰。
 
  機械製造業因為需要在工廠實現生產,無法遠程辦公。普通工人流失率大,加上有的城市交通管製,無法正常返回工作崗位,想要複工就意味著招聘。但機械製造業企業對技術人才要求較高,一時半會很難招到合適的。
 
  有網友表示,以前有個段子:一個工人在聲討老板說工資低勞動強度大。老板不僅不加薪,還要加班。做不了就辭退他。他不服氣跟老板說國家勞動法條條規定。老板回一句,你不要跟我討生活掙工資,你去跟勞動法要工資去吧!直白地反映了目前的一些企業現狀。
 
  現階段,複工的企業遇上了用工荒,難以複工的企業麵臨著裁員潮,這看上去矛盾的兩種現象,就這麽在同一時期發生了,現實就是這麽殘酷。
 
  麵對疫情,機械製造業該如何應對?
 
  在我國,機械製造業在國民經濟中的地位非常重要,屬於主導產業。它的發展直接影響到國民經濟各部門的發展,也影響到國計民生和國防力量的加強,因此,各國都把機械製造業的發展放在首要位置。
 
  麵對新冠疫情對我國機械製造業帶來的短期衝擊和長遠影響,業內建議持續深化工業互聯網創新發展戰略,進一步發揮工業互聯網在促進製造業資源協同、按需生產、精準管理、服務轉型等方麵的關鍵作用,加速企業恢複生產與數字化轉型。
 
  即:發揮工業互聯網供需對接、資源配置作用,降低疫情帶來的銷售下滑和供應鏈緊張壓力;推進基於工業互聯網的產融結合創新,緩解企業資金壓力;運用工業互聯網技術進行產能波動與供應鏈風險預測,提前采取應對措施;借助工業互聯網手段開展複工複產情況監測,支撐政府精準施策;持續推進企業數字化轉型,以提升製造業風險抵抗能力。
 
  此外,企業需大力發揮智能工廠的作用。
 
  當前,廣大機械製造業企業正積極自救,在這些自救措施中,需要員工較少、便於疫情防控的智能化工廠成為一大亮點。
 
  複工複產人員聚集風險是防控難點,而依托智能化升級建設的智能工廠以機器人作為主力,避免了工人紮堆,是疫情期間複工複產的另一大優勢。
 
  結語:因為這次新冠肺炎疫情主要發生在中部地區,機械製造業許多工人無法回到工廠,所以在過去的兩周裏,一線產業工人的工資已經上漲了15%~30%,招工難也會成為今年4月至6月的大坎。未來,機械製造企業勢必會更加重視智能製造,構建智能工廠,提升物流供應鏈的智能化,提升供應鏈的抗風險能力,從而能夠更好地應對危機。